手机知识

您的位置:首页 >> 手机知识

渡体无边暗夜第21章隐情离开

来源:奉节县手机网 时间:2020.06.03

渡体:无边暗夜 第21章 隐情

纳斯纪年117年10月1日雪落城

在电光石火之间,破开墨钢门,准确判断当下形势,奔袭二十米踢飞吴零的不是别人,正是德雷克。德雷克手里握着一个剑鞘,面无表情的看看躺在地上的三个人,从严天寒的背上把脚挪开,把严天寒从地上一把拽了起来。

严天寒心有余悸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脖颈和右肩膀,幽怨的说道:“德雷克老师,你要是再晚来一会儿,我的胳膊就被吴零给砍了。”

“谁让你自作主张的!去看看哈罗德有没有事!”德雷克没想到严天寒恶人先告状,一脚把严天寒蹬出去五六米远,自己则快步走向了仍倒地不起的吴零,一边走一边嘀咕,都卸力了没道理吴零还会直挺挺的飞出去,越想越紧张,快步走变成了小跑。

吴零在千钧一发之际,双手虽然格挡住了德雷克的凌空一脚,但是发现踢自己的竟然是自己的老师,震惊中完全忘记了防护,飞出去的时候连最基本的蜷缩保护动作没有做,落地翻滚中头部在地面上摔了一下,整个人正处在眩晕的状态,无力的躺在地上。

德雷克走到吴零身边蹲下,仔细检查了一下吴零头部的伤势,并没有流血,只是有些肿胀,询问了几个简单的问题之后,确认吴零没有出现任何脑震荡的症状,紧绷的神经松了下来,“还好不是脑震荡,否则今年真是机会渺茫了。你和哈罗德的外出表现实在是太差了,作为老师我真想一剑劈了你们两个饭桶,最最基本的一条——剑不离身,你们都没有做到。”

吴零躺在地上,多少还是有些晕眩,听到德雷克这么说,突然想到这一路上被万灵月连续阴了两次,心想这要是被德雷克老师知道了,肯定免不了又是一顿臭骂,万灵月的事坚决不能说漏嘴。吴零做贼心虚,瞄了哈罗德一眼。

哈罗德活蹦乱跳的,看起来很好,正和严天寒一同向这边走过来,手里拿着一块门板激动的和严天寒说着什么,严天寒手里也拿着一块门板,面部表情也是极尽夸张,一再用手擦拭**,如同淘到了一件珍宝。

看两人的状态,吴零已经大概想明白了严天寒的身份,严天寒求饶的时候,喊出了“我们是同门”,现在结合德雷克老师的出现,吴零一直以来对严天寒的猜忌彻底清空了。

哈罗德把门板夹在胳膊下,趴在吴零身上拨弄了一会,压得吴零不得不上手捶开哈罗德,哈罗德在确定吴零没有骨折之类的硬伤后,要回门板捧在怀里,一脸坏笑的对着德雷克说道:“德雷克老师,没想到你竟然如此居心叵测,故意让大师兄来试探我们,真是太过分了!我就说他非要打一场一定是图谋不轨,原来是你们早就设计好的。但是呢?即便是设计好的,也被我俩毫发无损的化解了。老师,你看是不是给点奖励什么的啊,请吃一顿也行啊啊,你看要不……啊!”

哈罗德刚才一直在和严天寒说话,并没有听到德雷克和吴零的对话,说话期间吴零一直在使眼色,不料哈罗德说得起劲,根本就没有看躺在地上的吴零。吴零看着脸色越发铁青的德雷克,忍不住向旁边挪了挪,以免被误伤。

正如吴零所料,哈罗德还没有说完,就被德雷克揪着领子拎起来扔到了一边,满脸怒气的吼道:“我看你才像顿饭!你知道严天寒图谋不轨还把你的墨钢剑放在房间里!就单单这一条,你俩这次参加测试的成绩就是不及格!就这还洋洋得意,真不知道你俩这一路上到底干了多少蠢事!赶紧立刻马上把这一路上的经历给我重复一遍!”

哈罗德瞟了一眼地上的吴零,吴零微微摇了摇头,用手在地上画个“万”字,哈罗德心领神会,转头望向严天寒,看到了严天寒手里拿的门板,才想起来自己怀里也正捧着一块,想到一个好借口,一脸谄媚的恭维起德雷克。

“老师您别生气,别生气,我这第一次见同门师兄,想要活跃一下气氛嘛。对了,刚才我还和师兄说呢,这用一个剑鞘,就能像切豆腐一样切墨钢门板,除了老师您,我们真是想不到还有谁有这实力了,您看这切口又平又直,就像是吴零用磨石打磨过的一样。这门板实在太珍贵了,我得好好珍藏着,吴零你也来一块吧,别动别动,我去给你拿。”

哈罗德看德雷克并没有再次发作的迹象,自以为计谋得逞,往门口跑去,没想到刚跑出去不到五米,就被德雷克甩出的剑鞘打到了小腿,一个趔趄摔了个四仰八叉。

“再不说,明天我就送你一副拐!”

哈罗德爬起来坐在地上,揉着小腿肚子,一脸委屈,说道:“除了第一天没啥事,这三天我和吴零可是被折磨坏了。哦对了,严师兄,浴室里应该有浴池吧,咱们四个人边泡别说吧。”

德雷克对哈罗德的无敌厚脸皮也是没辙了,想着明天是战力测试,总不能真揍哈罗德一顿,真要是影响了测试导致落选,不好对村长哈克交代是一方面,想想再必有回想让哈罗德回去跟着自己训练一年,德雷克就觉得脑袋发胀,耳朵似乎也在隐隐作痛。

“明天战力测试结束,看我怎么收拾你。我刚才在浴室,听到了‘万灵月’这个名字,吴零你说了一次,严天寒也说了一次。但是明显这小女孩并不在这里,不要以为你刚才躺在地上的小动作我没有注意到!瞒了我什么,说吧!”德雷克警告完哈罗德,转过身开始了新一轮的“审讯”。

吴零从地上坐起来,揉着自己的后脑勺,尽可能的拖延着时间,毕竟没有哈罗德那么厚脸皮,心里默默来回颠倒着万灵月,女孩,万灵月,女孩,万灵月,女孩……搜肠刮肚想搜罗些什么搪塞过去,颠倒了几遍突然灵光一现,发现了问题的关键,笑嘻嘻的问道:“德雷克老师,只是听名字的话怎么可能知道她就是小女孩呢?是个老妪也不一定呢。”

吴零觉得自己这一次的反弹攻击一定十分有效,大有变被动为主动之势,还没来得及得意,整个人就被德雷克揪着衣领拎了起来。德雷克怒眼圆睁,学徒八年,吴零从未见过德雷克这样暴躁过,立刻意识到了“万灵月”这个名字对德雷克的重要性,在脑海中迅速回忆着和万灵月有限交集里的一切讯息,喊出了几条自认足够关键的讯息。

“花雨平原!破日银凌剑!金色火焰徽记!被黄铜火焰徽记的家仆追捕!七个人!”

德雷克听完呆了一下,急切的追问道:“人呢?”

“她怕和我们一起暴露了,带着帐篷自己走了。”严天寒把话接了过去。

哈罗德也赶紧补充道:“灰色的方形帐篷,上面补了一块灰色的布条。”

德雷克扔下吴零,神情严肃的奔出了训练室。半分钟之后,德雷克身着一袭黑色夜行衣,握着两柄墨钢短剑再次出现在了训练室门口,指着训练室里的三人,命令道:“今天你们谁都不能离开严家,别再给我添乱!”说完,德雷克便闪身离开了训练室,随着两段连续的轰鸣声和轻微震颤,消失在了夜色中。

吴零、哈罗德和严天寒三人围在一起,谁也没有说话,等轰鸣声彻底停了下来,确定德雷克彻底走远之后,在严天寒的恳求下,吴零和哈罗德才把这一路上丢人的事情说了一遍,作为交换,严天寒重新介绍了自己,并详细回忆了自己和德雷克的往事。

严天寒的父亲叫严世逸,是雪落城武器制造配装业的巨头,与帝国军备创制中心雪落城分部合作密切,算是创制中心分部的外委制造商。严天寒是严世逸的第二个孩子,今年刚刚17岁,哥哥严海华28岁,在海鸣城分管严家的药材生意。

至于严家和德雷克之间的往事,由于当时严天寒只是一个正在分裂成长的受精卵,并不了解具体的情况,掌握的大部分信息也都是他母亲讲给他的,真实性毋庸置疑,但准确性可能稍差一些。

据严天寒母亲的讲述,严世逸一家本是花雨平原蔷薇城的生意人,做的是倒卖生活用品的生意,买卖做得有声有色,生活也挺滋润。在纳斯纪年100年,蔷薇城附近的百合城遭遇了非法佣兵组织屠城,严世逸得到消息称被屠杀的百合城全城已经没有一个活人,由于帝国军队在调动中并未到达,非法佣兵组织很有可能会继续在周围城镇掠夺屠杀。严世逸以商人的机敏,在得到消息的当晚,当机立断携带妻儿驾马车出逃避难,不料出城第二天就遭到了另一伙闻讯前来妄图趁火打劫的强盗,这伙强盗垂涎严天寒母亲的姿色以及严家马车上的财物,一个照面直接就把严家出逃的车队围在中间。

当年德雷克还不是圣战十字军大剑营的教官,只是一个二十出头,血气方刚毛头小伙,刚刚从帝国战争学院毕业,被圣战十字军招纳,与十几个同届毕业生前往圣御都城报道,在赶路的途中听说有暴乱,凭借着准军人的使命感,一众十几人快马加鞭赶往百合城,途中恰巧遇到了被围困的严家车队。与德雷克同行的十几人和德雷克的意见有分歧,他们并不想因为救人延误了获得军工的机会,最终只有德雷克一个人停了下来,解救被困的严家三人。

决定伸出援手的德雷克很是机智,秉承着擒贼先擒王的作战思想,策马杀入强盗阵中,抡起巨剑直接把强盗头目劈成了两截,劈死强盗头目之后,凭借着一柄赤铜巨剑在混乱中连斩数十人,直至全歼。据严天寒母亲描述,当时她已经被强盗吓的已经有些晕厥,恍惚之中只看到一个血人挥舞着一柄大剑在强盗中不断穿梭,地上的残肢、断臂、脏器和血肉混合着血水泥土,在地上铺了厚厚一层,严天寒的母亲往地上看了一眼便彻底晕了过去,一起晕过去的还有严天寒的哥哥严海华,自那以后,严海华对于刀剑杀戮之类的事情显得极为排斥,成年后便顺了严世逸的心意做了一名商人。

严世逸的判断是对的,在他们出逃之后,非法佣兵组织便入侵了蔷薇城,帝国军队也随之赶到,帝国军队与非法佣兵组织血战了一天取得了胜利,但蔷薇城也几乎遭到了毁灭性的破坏。对于严家来讲,虽然大部分家业并未带走,损失不可谓不惨,但是严世逸凭借着敏锐的商业嗅觉,以帝国发放的补偿金为资本,开始倒卖武器和药材,很快便在雪落城迎来了事业的第二春,严天寒也在全家迁移到雪落城的第二年纳斯纪年101年出生,在严世逸的计划里严天寒未来也是要做商人的。严天寒在自己周岁抓周的时候很争气的抓了一个本兵法,从此便如同中了邪一样,自幼天天以兵法为伴,经商的书籍根本一眼不看,这种情况一致持续到德雷克被“雪落三十五村事件”牵连被罢免。在德雷克的极力劝说下,严天寒如愿走上了命中注定的道路,并成为德雷克的第一个学生,德雷克每个月都会抽上四天的时间,到雪落城教导严天寒。

听完严天寒的讲述,吴零很是感叹,如果不是百合城的暴乱,严家是不会从蔷薇城出逃避难的,那么也就不会结识德雷克,一切似乎都是天意啊。吴零在感叹之余,总觉得自己对蔷薇城这个名字似乎有一些印象,想了好久终于想了起来,在雪落城三十五村做渡体属性检测的那天,在德雷克的巨剑剑匣里翻出的皮革里,清楚的写着“第一战,纳斯100年8月2日,蔷薇城城郊,遇强盗42人,力战全歼,救……”。吴零没有想到德雷克心爱的赤铜巨剑的第一战竟然就是解救逃难的严世逸一家人,一人一柄剑,绞杀了整个强盗团处理器伙,如今再想想下午严天寒拿出的三块特权令牌,四十万纳币对于普通人家确实是一笔巨款,但是对于严家来说,虽然是微不足道的钱财,但却是对德雷克救命之恩的一种回馈。尽管这回馈不幸报到了两个‘不孝弟子’的身上,总归严家的情谊是到了。

“怎么说一个城最少也是有几万人,真的是屠城?真的是一个人也放过吗?这也太残忍了,多大的仇啊?”哈罗德的问题永远都是自由奔放不着边际。

严天寒都要被年幼时要强的自己感动哭了,冷不丁被哈罗德这么一问,没了心气,面无表情的抛出一句话,“千真万确,‘百合城事件’!自己查资料去!”

哈罗德撇撇嘴,低头摸摸了咕咕叫的肚子,用无比可怜的眼神盯着严天寒,央求道:“严天寒,我饿了,吃饭啊?”

“好好好,我都快饿晕了!”严天寒和哈罗德一拍即合,相互搀扶着站了起来,一人伸出一只手,把吴零从地上拉了起来。

河源治疗白斑病费用
南通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常州治疗白斑的医院